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90

    善母沙芳被火姹女七分真三分假的说话骗到后,带上水姹女随火姹女一路来到来到昨夜韩星跟荣姣姣鬼混的瀑布旁,因为这里空气相当流通,所以那充满的味道早以被冲走。

    但眼尖的善母沙芳却留意到那块大石上有一些迥异的水迹,善母沙芳上前用她那尖长的食指和中指在那些迥异的水迹上沾了沾,放到鼻子上嗅了嗅,黛眉一皱,已经明白这些水迹其实是男子的精-液,暗道:“这个韩星还真是个风流种子啊,到这种时候还有时间干这事,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何种风采,竟让姣姣为了他而叛教。”

    善母沙芳忽然对这个从未谋面(她以为)的男子产生了些许兴趣。

    “你们两个快点到附近找找,看看有没有辛娜娅留下的记号,想来他们应该不会走太远。”

    “是的,善母大人。”

    水姹女和火姹女同时应声,不过她们的心中却想到:“辛姐留下的记号?恐怕也是些水迹吧?那坏人恐怕已经拿下辛姐了,而且很快就会把主意打到我们的善母大人了吧。”

    看到水火姹女走后,善母沙芳又把那沾了‘水迹’的手指放到鼻子上再次闻了一下,心中升起一片疑惑,她记得自己所修炼的一种高深媚术(貌似黄易书中的美女绝大部分都有修炼了各种各样的媚术)中记载过:虽然每个男子的的味道都是差不多的,但仔细闻的话还是能分辨出些许不同的,而且能从这些许不同来分辨这个男子的‘本钱’怎样,身体状况如何都能分辨到。不过善母沙芳一直都对这个说法有些疑惑,作为一个美女而且又身为大明尊教的善母,她不可避免的要利用她的身体去完成任务,因此也接触了不少的男人,但她每次事后闻到的味道其实都是一个味儿,根本就没有任何分别,就好像是同一个男人留下似的。

    善母沙芳看着手指上的水迹,忽然很想添一下这些精-液,面升起一片嫣红,偷看一下水火姹女的背影后,伸出了她那条柔软的香舌轻轻地在手指上添了添,虽然她添得很慢,但也添得非常仔细,当把韩星留下的精-液都添干净后,才猛地想起自己在做什么,立刻把手往衣角上抹了抹,然后偷看一下水火姹女,发现她们没有注意到自己才舒了口气。

    “啊!”

    这时,树林的深处忽然传来一声高吟。

    三人都认得这声音是属于毒水辛娜娅的,善母沙芳听到这声高吟也没想到那个方向去,或者是她的潜意识中并不认为韩星能这么快就拿下辛娜娅,所以只想到辛娜娅可能遇害了。但水火姹女就不是这么想了,她们两个相视一笑,已经明白辛娜娅已经被韩星拿下了。但不管她们怎么想都好,此时都应该赶过去一看究竟了。

    其实这声高吟是韩星故意弄出来的,在之前韩星一直都暗暗使用天魔场,不让辛娜娅的呻吟声传出,虽然韩星不介意被别的女人看到自己xxoo,但要是传出声音引了善母沙芳过来,在这关键的时候打扰到自己,那也是非常不爽的,所以韩星在辛娜娅高朝的一刻才散去天魔场,引三女过来。

    当善母沙芳等三女赶到到过来时,韩星和辛娜娅已经穿着整齐了,但从二人面上的红晕可以看出,这两个人刚刚绝对是发生过激烈的‘碰撞’。

    善母沙芳阴着脸看向一面慵懒的靠在韩星怀中的辛娜娅,此时的她当然明白辛娜娅刚刚那一高吟,并不是遇害的惨叫,而是因为抵达那快乐的极致的欢呼。

    而水火姹女则一面幽怨的看着韩星,她们两个尤其是火姹女为了韩星忙了一个晚上,而韩星却一直在风流快活,自然会心生不满了。

    “放心好了,等下我一定好好喂饱你们两个小騒蹄子。”

    韩星在她们两个耳边道。

    “你就是韩星?果然是人中之龙,难怪荣姣姣和辛娜娅都被你迷倒了,并且还愿意为你叛教了。”

    善母沙芳压下怒气,忽然赞起韩星来。

    韩星不知道她想说什么,所以没有理她,而是细细打量着她,想到:“不愧是被我一手一脚开发出来的熟妇啊,这种熟妇放在床上绝对是个极品尤-物,以前每次她的时候,她都是不知道是自己干的活,现在也差不多是时候把她的心也给俘虏了吧!”

    察觉到韩星放肆,善母沙芳有些薄怒又有些窃喜,“不若你加入我们教吧!我可以让你成为我们教的原子。”

    听到善母沙芳的话几女包括水火姹女都面有喜色,一面期待的看着韩星,看来虽然她们都愿意为韩星叛教,但她们还是对大明尊教颇为忌惮的。

    韩星眉头一扬想不到善母沙芳居然会打这个注意:“你想我加入你们教?可是我刚刚才把你们的原子给废了。”

    善母沙芳轻笑道:“丢了只狼却得了只老虎,再加上你也不是完全把他废了,这个数我还是会算的。”

    听了善母沙芳的话,韩星暗赞不已,因为从先前的表现来说自己都明显高出杨虚彦一筹,她这样确是好算计,不过韩星是不可能加入大明尊教的:“你要想我答应也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看到韩星提条件,善母沙芳暗怒,一来就给你原子之位已是抬举,居然还敢提条件,不过善母沙芳还和颜悦色的道:“不知道是什么条件呢?希望不要太为难就好。”

    说这句话是善母沙芳作一副小女儿装的使出了媚术。

    不过这明显对韩星没有任何效果,反而引起韩星道心种魔的自行反击,被善母沙芳的媚术引发,种魔那特有的气息自行发放。被这气息的吸引下,善母沙芳眼中闪过一丝迷醉之色,不过她终究是可以跟阴后祝玉研想比的人物,再加上韩星并没有全力催发魔种,所以她很快就恢复正常,不过这个让她对韩星更加警惕。

    韩星戏谑的看了她一眼,道:“第一个要求是关于极为美女的。”

    被韩星那戏谑的眼神看着,善母沙芳闪过一丝恼怒,不过听到韩星竟然要求美女,又暗暗鄙视,终究只是个好色如命的家伙而已,于是道:“这个没问题,只要你加入我们教,荣姣姣和辛娜娅自然是属于你的,你若喜欢的话,水火姹女也可以给你。”

    韩星轻笑一声,道:“她们四个自然是我的囊中之物了,不过要是我想让你也给服侍我呢?”

    韩星暗暗用上道心种魔。

    被那魔种的强大吸引之下,善母沙芳闪过一丝意动之色,想到:“这个人虽然好色如命,但确有几分本钱,与之必定让人快活得如颠如狂,这倒是没什么问题,而且若是能盗得她的阳气,必定能让我功力大进。”

    她本乃塞外之人生性豪放大胆,自然不会想什么欲拒还迎的了。

    于是善母沙芳作小女儿之姿道:“公子你要奴家,奴家自不敢不答应了。那么请问公子第二个要求是什么呢?”

    说到最后一句,声音已经酥得令人浑身一颤,伴随着善母沙芳胸前那挺秀的一对玉兔颤悠悠的一阵乱晃。

    韩星暗叫厉害,都这么大的人了,装起小女儿来却又像模像样。韩星也不想想自己其实已经是超过百岁的人了,只不过因为韩星经常泡妞而且已经长生不老,没有察觉到时间的流逝而已,韩星此时可是极之认同范良极那心的年龄的说法了。

    “好,我的第二个要求就是,我要你们大尊之位,叫那个许开山给我擦鞋吧。”

    这句话已经完全把韩星的野心暴露出来了,以韩星的高傲又怎肯屈居于人下呢?

    听到这句话众女纷纷变色,那四个爱上韩星的女人是为韩星此刻的霸气所迷醉。而善母沙芳则是勃然大怒,觉得韩星由始到终都不过是在耍她,善母沙芳怒道:“你武功若是比大尊还强,那大尊之位自然由你来坐了。”

    韩星笑道:“那就对了,这位置的确要由我来坐才好。”

    善母沙芳怒极反笑:“你若能证明你比大尊强,我自然会推举你为大尊了。”

    韩星道:“好啊,我们现在就回洛阳去把那个什么劳子许开山揍一顿吧。”

    善母沙芳冷笑一声:“你要挑战大尊也可以,先过我这关吧。”

    韩星摆了摆手道:“不用比了吧,你怎么看都不可能是我的对手的。”

    “你怕了吗?”

    “你这是激将法吗?非常遗憾,你成功了。”

    韩星知道不从实力上压过她一头,很难征服这种女人的。

    虽然善母沙芳也许在韩星眼中算不了什么,但是如果放到江湖上,她就是一个实力强悍的对手,原著中祝玉研就曾经说过善母沙芳武功不在她之下,那由《御尽万法根源智经》衍生出来的二十八式逍遥拆,就算是“邪王”石之轩都要暂避其锋的厉害武功。

    善母沙芳也是极之果断的人,韩星明显不是那种甘心屈居于人下的人,留着只会养虎为患,于是怒喝一声,人已经凌空跃起,直朝韩星扑来,誓要把韩星碎尸万段。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