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魔帝盗香录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章(下)

    这一夜,刑拘所的不管是犯人,还是工作人员,只要是一切活的生物,觉得那实在是恶魔在这儿肆虐。

    尽管凌石下手很有分寸,还打击人的痛觉最灵敏的地方下手,叫声在黎明时分还是变得嘶哑。

    何学道虽然达到了市长大人的要求,却也觉得不必要出人命。当下吩咐手下:“要是那小子伤得很重,还是赶快送到医务室去吧!”过了一会儿,手下却飞快跑过来道:“不好了,……不好了……”何学道头皮一炸,道:“什么事,出了人命了?”

    “不是……不是……”

    何学道心中一松,道:“臭小子,什么事一惊一咋的,这么慌张,平时怎么办案的。”

    “您去看看,那小子,那小子……”

    何学道再也受不了这小子慢吞吞讲不出个所以然的样子,径自来到囚室,一见之下,却见那小鬼正坐在一旁,而自己派出的二人却发出微弱的呼痛声,他结结巴巴的道:“怎么回事?怎么这样?”

    这时凌石站了起来,道:“报告局长,这二人昨夜不知怎么,一进来就象仇人一样,打得个你死我活的。吓死我了。”

    何学道一时本能的就觉得事情不妥:“这个小孩一出事情,马上就有杨家诚、任媚还有薛绰君出面了,而且看情形,轻轻松松的摆平了自己派进去的悍匪。那这人是个什么身份呢?”

    “出了什么事了?”他这句话向躺在地上呻吟不已的二人讲的。这时囚室中的三人俱是鼻青脸肿,特别是躺在地上的二人暴露在外的肌肤上满是淤痕,显然吃尽了苦头。“他们二人是自己互相殴打而成的这样的。”凌石多嘴多舌的插了一口句。

    这时地上二人好不容易睁开熊猫眼,偷偷打量了一下面无表情的凌石,但却明显的感觉到的凌石目光中的凌厉之意,嘶哑的道:“不错,我们二人是相互打成这样的。”

    何学道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了。这时凌石却又道:“局长,你要是再问东问西,这二人伤得这么重,再不进医院,只怕性命不保。”何学道无奈,只得吩咐手下将成了一团乱肉的二人抬到医务室内。

    这时,律师却拿到了法院传票,说是控告公安局违法扣压被害人。这下子,何学道觉得自己头都大了,自己只不过是在权限范围内扣压嫌犯二十四小时,这就告到了法院里。

    他回到办公室,马上收到了陈远的电话:“怎么?昨天有人以我办公室,说你们无理扣压受害人,今天早上我女儿又说那人真是受害者。何局长,你还是到市委里来一下,谈谈是怎么回事。”

    这时何学道心中后悔了,昨天要是将这人放走了就好了。他马上吩咐手下将凌石放了。

    凌石对那正要放出自己的看守民警道:“哎呀,今天上学要迟到了,你们这儿有没有便车,或许我还赶得及第一堂课。”这民警正是那叫小曾的小伙子,他吃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孩,不知他昨夜是怎么渡过难关,又怎么摆平那打架有名的街头流氓的。这时顾不得凌石的话大大冒犯了自己警察的威严,道:“你怎么弄的?”

    凌石道:“我不是说过了吗?这二人肯定是吃错了药,在黑暗中打得你死我活似的,可吓人了。”

    凌石出来时,却看到了乌巧璧。乌巧璧道:“任媚姐说得不错,说你一早上准能出来。好了,上车,我们回家吃早饭。”

    虽说乌巧璧一早就出去到公安局接凌石去了,可是曾静萍三女依然心中惴惴不安。以至于程玉英做早餐时,不是将油放多就是盐倒得过多,最后索性不做了。本来管丽影是不想上学的,但是曾静萍却一再坚持她必须上学,因此也就不情不愿的去了学校。

    凌石开门进来,见到三人面带倦容,眼睛红红的,显然担足了心事,心中涌起一种幸福感觉。何琪怜惜的看着他经过一夜后淤青得更厉害的脸,道:“那些人心真狠,把你打成这样。”乌巧璧心中偷笑,心说狠得过这个男人么,活生活将人家脸咬了一个大窟窿。

    凌石本可以很快将面上的伤痕弄好,但是一想这样会让陈乔萝等人瞧出破绽,于是就放弃了。曾静萍却道:“好了,你去洗澡,我去做早餐。”凌石进了浴室,程玉英却道:“这事只怕不会这么好了结吧?”

    乌巧璧道:“这事不用担心。学校的大部人给的口供都有利于石头。今天早上杨家诚的律师已说过了,这完全是正当防卫。就是上了法庭,最后承担刑事责任的也是李英龙。”她自然明白凌石手段的阴毒之处,这样的布局,让李英龙吃了闷亏,又还要应付刑事责任。即使李耀久再法眼通天,可是如此确凿的证据之下,也是头痛得紧了吧!”

    三女听了乌巧璧的话,心中才放下一块大石。曾静萍看着凌石大口大口的吃着自己煮的面条,心中只觉喜悦宁静。凌石吞下最后一口面条,这时一向顽皮的何琪却乖巧的递上一杯水让他漱口。这可是很久没有享受到的待遇了。

    “对了,怎么你们今天都没有上班?”

    乌巧璧道:“媚姐说让她们先歇一天,明天再上班好了。”凌石感激任媚的好意,轻轻将身旁微笑的曾静萍拉在怀中,道:“昨夜你们吓得一夜没睡吧?不如现在陪我一起去补个觉怎么样?”

    四女大窘,但凌石却看到曾静萍却微微点了点头,一时之间,骨头都酥了半截。曾静萍有温柔的手指轻轻抚摸凌石的脸,轻声道:“一定很痛。”话中的情意让凌石再也忍不住,一下子吻在她性感的嘴唇上,手老实不客气在那早已熟悉的身躯上游走,曾静萍最是受不得他的逗弄,马上发出咦咦唔唔的呻吟,衣衫也被一件件的抛了开来,展现在三女面前的却是那仿似魔鬼一样的身材,凌石大胆狂放的动作让一旁的三女鼻中喘息不由加重了。

    凌石本来就身着浴袍,早已被曾静萍扯在地下。在大白天之下,他的身体仿佛流动着润润的光泽,说不出的诱人。凌石回首道:“好姐姐,一块儿来陪我吧!”

    乌巧璧看到凌石的手一探入曾静萍的双股之间,曾静萍发出一声低低的叫声,然后身子僵了一僵,却见凌石掬出一把银光,在掌指间扯成条条的银线,只觉得小腹一热,情欲如炽,而一旁的程、何二女却正在脱着衣衫,全然没有顾到早春的凉意,当下亦不示弱,做起同样的事来。

    只是没想到凌石突然放开了曾静萍,曾静萍摇摇晃晃的站在厅上,这才看到另外在位姐妹亦裸身立于一旁,媚眼如丝,以奇异的目光看着自己。这又不是第一次共同侍候凌石,怎么大家的目光这么奇怪?

    凌石却不再惹她,一把拉过娇小的何琪。他的身形只与何琪仿佛,此时一抱何琪,二人身形交织于一起,竟如此和谐。虽然凌石恶形恶状,可是每次四人看到这景致,总觉得心神皆醉。

    凌石微微一笑,这时除双眼似闭非闭的何琪外,另三人发现凌石的神情潇洒万分,脸上的伤痕竟丝毫不损他的风度。他将何琪推伏在沙发上,然后缓缓进入到她的身体中……那粉色的花瓣被虬劲的巨龙冲开,每一丝波动,每一分冲击,竟让另三女感同身受,三具曲线各异的胴体同样微微颤抖,一齐围扰过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