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色欲老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三节别碰我的内裤

    经过一夜的性爱洗礼后的徐莹莹身上虽是满腹的疲惫可心里却是大大地喜悦,因为她没想到胡兴在性爱能力上是如此的高涨,使得她全身都有些招架不住了,连发着一声声高潮之音,让自己的心里愈发地性福美满!

    徐莹莹一脸幸福的小女人俏模样随意往身上披了件胡兴的衬衫,这件男式衬衫穿在徐莹莹的身上显得是那么地宽敞松懈,不过这内在里更加透出了一股子的韵味徐莹莹清洗完昨晚丢在桌子上的餐具后,在回到卧室时发现丢在地上的内裤,徐莹莹弯腰捡起胡兴随意丢掉的内裤亲切地握在手心里一脸的幸福笑容长这么大以来她还是第一次给一个男人洗内裤,而且她发觉这男人的内裤可真是太好洗呀,八成是经常不换内裤累积起来的污垢比较多,可徐莹莹一点都不嫌弃,相反她希望以后的日子里她能天天给她心爱的男人洗内裤

    稍过会儿后胡兴也缓过乏来方可睡醒起床来,听到浴室里传来的水声以为是徐莹莹在里面洗澡,心想了下便急于奔进去想来番鸳鸯戏水时,却看到徐莹莹的双手里正在搓洗自己的内裤,眼里呆了几秒后迅速蓄起愤怒的眼光冷冷地问道:"谁让你碰我的私人物品了!"

    正被爱的喜悦控制着大脑思想的徐莹莹并没有感觉胡兴这话中的冷意,她继续搓洗着她引以为傲的内裤,斜眼瞅到胡兴正往自己这边靠过来,本以为胡兴会温柔地从背后环住自己的腰,从背后亲吻她的发际,眼前尽呈现一片温馨热爱的图象可让她心里大感意外的是胡兴竟一把夺过她手中沾着泡沫的内裤并对她怒声道:"以后不准你碰我的私人物品,如果再有下次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胡兴的冷酷表情与昨晚的温声细语这两种表现是极大的反差,徐莹莹搞不懂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可是她也不是个轻易就受委屈的怯弱小女生,她非常不满意胡兴对于自己的粗鲁,她今天非要搞个明白为何胡兴要这样训自己呢?

    "胡兴我是好心给你洗内裤,你干嘛一副好象我拿了你宝贝似的对我那么凶?"此刻的徐莹莹也恢复了往日的太妹形象

    "这是我私人物品禁止任何人碰,你就不应该碰我的内裤子!"胡兴仍是一副凶恶嘴脸一点都不让着徐莹莹

    "那又怎么样,我可是你的爱人呀,你的任何物品不管是私人的还是公有的我都有权利碰"徐莹莹真恨不得上前抽胡兴两嘴巴子

    "徐莹莹如果你还想做我的女人就必须得听我的,以后不准再碰我的私人物品,如果你连这点都做不到的话那你马上给我滚!"

    当听到滚这个字时徐莹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耳,想不到胡兴竟会像个臭流氓来骂自己!徐莹莹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她想不到一向以温文尔雅的胡兴竟也是和她父亲一样的浑蛋流氓,难道这世上真的没有好男人的存在?

    徐莹莹想不能也懒得再想,只有回房换回自己的衣服离开这个曾以为是自己可以依靠的温暖小家可是胡兴竟不准她换回自己的衣服,因为他嫌徐莹莹这个人脏,看到徐莹莹穿着自己的衬衫心里很是恼火,非要徐莹莹现在就消失在他面前,连并着衣服都懒得碰赶紧用脚踹掉徐莹莹洒落在地板上的衣服示意要踹到门口去这使得困惑中的徐莹莹整个人为之动怒起来,她想不到昨晚两个人的身体都已结合在一起了,而今天竟连自己身上的衣服都嫌弃起来连手都不愿碰一下竟用脚踹成一团!

    徐莹莹顾不得自己身上仅着一件大衬衫光着脚上前扑到胡兴身上,对准他挡在她扑击张口就是大咬一口,疼得胡兴吡牙裂嘴遂转过力来一掌将徐莹莹整个身躯打趴在地板上,并且还对徐莹莹吐了口水,一脸嫌弃地道:"本来以为你是个处女,可是昨晚一看你竟没有流血本来呢我心想你不是处女也就算了,干脆给你点钱在我有需要的时候给我解解火可你这一身脏的臭女人竟碰我的私人物品还穿我的衣服,你这么脏根本就不配做我妻子,连给我提鞋的份儿都不配!你赶紧给我滚,别在让我看见你"

    徐莹莹被胡兴连拉带踹地拽到门外去,而且还往徐莹莹的身上丢了几张钞票身上仅着一件衬衫的徐莹莹为了能回到自己住的地方无奈下只好捡起胡兴丢给自己的钱打车迅速离开这一路上她懒得理会身旁的司机对于自己的怀疑目光,只是她想不透自己阅男人无数怎会受这到这种变态浑蛋的凌辱,而且是这样赤裸裸的不留一点情面地将自己当成野鸡给打出去

    这头的徐莹莹正为自己悲惨的爱情而独自伤心着,而那头的胡兴正与哥萝芳通着电话!

    "怎么不多玩玩她几天就把她丢掉了呀?"哥萝芳一脸坏笑地问道

    "你还好意思说呢,我还真以为是个处女呢,结果也是个二手货,哥萝芳呀以后你的话我再也不能信了"

    (胡兴也是哥萝芳的客户,只是最近可能是在外玩的太多,所以染了些脏病可也不算是特严重的性病这事他只和哥萝芳提过,而哥萝芳就告诉胡兴去婚介所找个处女结婚就能把病治好这种话也能有人信,可见这胡兴可不是一般地缺大脑他可谓是金玉其外败絮其内呀)

    "我不也是被徐莹莹给骗了嘛,我哪里知道这小丫头竟骗我说自己是处女啦而且她不过才十九岁而已,我以为她真的是呀人家做的这些不也是为你好嘛,再说了你又没什么损失,以后再接着找就是啦!"哥萝芳现在可谓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可不找你帮忙了,我还担心这二手货还有什么脏病别把我给传染了,以后呀无论如何我也找个处女做老婆"

    哥萝芳本来还想说什么,可听这胡兴的讽刺意味浓厚也懒得和他说太多哥萝芳虽然有了报复的快感,可听胡兴嘴里的二手货妓女一词的损人话语,她心里听了多少也有些怒气,可谁叫自己也是做妓女的呢只有安慰自己,诅咒这个胡兴日后碰到有爱滋病的要他这辈子都活不长!

    可也不知怎地,哥萝芳心里也有些担忧起徐莹莹来,觉得自己这次是不是做的有些过份了,可又觉得自己就应该这样做,有时候哥萝芳心里时常处于茅盾阶层化,自己给自己绕弯子转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