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仙门秘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百零八回 混乱

    洛剑尘笨拙地御剑与金光相抗。口中惊呼连连:"师傅,救命。师傅,救命......"

    陈少清吃了一惊,顾言也太过大胆,怎么说洛剑尘也是他弟子,他这么招呼也不打就出手拿人,这简直是不将他放在眼里。

    他心中微恼,就待出手相救。

    但转念一想:"哎呀,不对,当初在合黎山中她??夷苡胱砸训那嗪虢7芰o喽芬环??搜圆还??笮尬??欠浇鹩≡俟?骱Γ?帜募暗蒙锨嗪虢5耐?Γ?庋就贩置魇怯幸庀氡谱约撼鍪郑?绱丝蠢矗??詹庞牍随孪喽芬彩羌僮奥浒埽?蔷褪撬邓?纳袷兑辉缫逊11至怂?牵?沾送扑悖??男尬?穹窃恫恢褂诹镀?シ迤冢??钦庋就芬丫恕#12闹幸陕谴笤觯?谑谴蛳?讼嗑戎?猓?材?壅健?p>  "师傅,您怎么眼看外人欺负徒儿,师傅....."她边躲边喊。

    顾言不比顾氏姐妹,筑后修士的实力,纵然自己拼尽全力也最多战个平手。现在为了不让陈少清发现自己已经筑基,还得勉强隐藏,于是登时间就处于了劣势之中。

    不过,顾言毕竟顾忌她是陈少清的徒弟,所以只用了七分灵力。但他也存了将她尽快拿下之心,所以金钢印砸下的同时,一只紫色链爪穿梭于金光中抓向洛剑尘。那链爪如同长了眼般,洛剑尘逃到哪里,它就追着跟到哪里。洛剑尘既要抵挡金印的威压,又要躲避链爪,一时间被逼得险象环生。

    那金光不光威压迫人,而且威压中还有一股嘈杂尖锐的刺响,这种尖锐的刺响直扎人心魄。洛剑尘被困在其中头疼欲裂,她肩上的冰狸兽吱吱乱叫,不断喷吐着寒冰,帮着洛剑尘抵挡,可是仍然无法缓解越来越强的压力。

    "师傅,师傅......"

    陈少清眉头紧皱,看着她狼狈不堪的模样,心中有些纠结又有些不忍,"凤成,快让顾言住手,我的徒儿我自会教训。"

    顾凤成哈哈一笑道:"少清莫急,言儿不会伤了你的徒儿,只是想让她撤阵放人。"

    陈少清拂然不悦:"要想撤阵我也能办到,干吗去与一个孩子为难。他纵然玩劣,也自有我来教训。"他身形一晃便要出手。

    忽然他就觉身后一股冷冽的寒气直透脊背。心中一动,另一份心思涌上来,立刻顿住了身形。

    洛剑尘咬牙忍着涨裂般的巨痛,避过飞抓而至的链爪。从乾坤袋中掏出五张自制的高阶惊雷符和一把灵石。

    要对付顾言,又要不暴露自己已经筑基,显然还是只有以阵法与之相抗,不过现在时间仓促,又有高阶修士在侧,她怕被看出意图,所以决定只布个简单的五行阵。

    她将灵石按着五行阵的方位悄悄地掷出,因为她逃得狼狈不堪,顾言根本未曾发现,待阵势布完,她将五张惊雷符狠狠地砸向了顾言。

    顾言原本以为即刻便能手到擒来,谁想被逼到绝地的洛剑尘居然还能反击,自己一时轻敌,竟也被困入阵中。阵中黑云滚滚,道道惊雷震耳欲聋,强大的雷息威压惊人,他骇得魂飞天外。

    洛剑尘逃出了金光的包围,立刻飞身跃上一块山石,掠了掠凌乱的发丝,喜笑颜开地抚掌呼道:"师傅,你看,这回我谨记教诲,总算没给你丢脸吧。"

    顾凤成还等着顾言擒下洛剑尘逼她撤去雷霆诛杀阵,一看顾言也困入阵中,脸色巨变,怒不可遏地吼道:"陈少清,你教的好徒弟,想将顾家的人赶尽杀绝吗?"他知道再不出手,顾家的几个精英子弟怕要葬送在此地。是以,话一出口。身形已射向阵中。

    陈少清心中震惊不已,若说刚才他对洛剑尘设阵困住顾婉二人还心存怀疑,那现在亲眼所见她不着痕迹地布阵困人,这份心智手段,已经完全超出了自己预期的估算。这让他心中原有的计划不由再次动摇了。

    不过,顾陈两家本是盟友,纵有些微嫌隙,但也不能影响了大局,困入阵中的三人是演化十二星宿阵的异灵根修士,若是有什么闪失,那可真会坏了大事。陈少清知道自己再不出手,此事真要闹得难以收拾了。

    他高声喝道:"剑尘,你若再不撤阵放人,为师便要动手惩戒了。"

    "师傅,他们又笨又不讲理,把他们放出来一定又要来杀我。"她见顾媛怒瞪着她,朝她做了个鬼脸道:"这位前辈刚才骂我是妖女,还骂我的师傅不男不女,不三不四,又蠢又笨,这口气叫徒儿怎么忍得下去,若要我撤阵可以,她须得先道歉。"

    "妖女,你胡说,我哪里说过少清不男不女,不三不四,......"顾媛气得满脸通红,咬牙切齿地提剑刺向洛剑尘。

    "你说了,就是说了,你还说他,说他暗恋你,你看你看,现在还想杀人灭口。"洛剑尘身形一晃,已避过剑招,跃到另一块石上。

    今日之事闹到这等地步,陈少清毫无相助自己之意,洛剑尘猜想他定是心中起了疑,于是打算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将事情闹得越乱越好,到时也好趁机溜之大吉。

    陈少清见雷霆诛杀阵中已冒起焦炭般的黑云,暗叫不妙,无暇再理会洛剑尘与顾媛,青弘剑化成一片青色剑光如匹练般向阵中激射而去。

    洛剑尘见陈少清入阵救人,如此机会自己再不逃走更待何时,她的光影剑一剑击飞了顾媛的长剑,

    嘻嘻笑道:"前辈,我不陪您玩了。"说着飞身往山谷外跃去。

    就在这时,一股强劲而又凛冽的气息突然直迫而至,一道白影快如闪电拦在她身前,还未等她定神细看,一只比冰还冷的手已紧紧扼住了她脖子,

    那冰冷的气息顺着指尖直透心房,她冷得猛地一哆嗦,鼻子发痒,却被掐得打不出喷嚏,脸憋得通红,胸口闷得几欲昏厥。

    "她心中怒骂,"哪个该死的混蛋,"眼睛被喷嚏憋得阵阵酸涨,泪水不断地往下涌流,把视线也弄模糊了。

    她自然不能坐以待毙,手中紧扣的化形丝悄无声息地掷出,化形丝有穿透防御灵气的力量,尽管她看不清对手,但凭着她七天七夜的刻苦肢解,她相信自己定然针无虚发。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