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李本风的三宫六院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98章 三百圣女,魔王法则[十四]

    冯夫人的下一步棋:败。

    而且要败得天衣无缝。

    有时候败要比胜难做得多。本风刚一听到冯夫人的“完败”计划,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怎么拿捏。战阵中,已经是接近万人在拼杀了,拿捏不好,会枉送了多少性命。本风不想让已方战阵中,有一个人白送性命。

    还好。血战中,赞摩置神王和巴弥逻神王的生力军已经在勉力苦撑了,几位魔宫长老退守到了出山的山口。三百最精锐的萨罗护着十辆装满金银的飞鹰车,艰难地向山口集中。其余和四千多人,已经被围成了三个战圈,都是在苦撑。

    看着那几辆飞腾在空中的飞鹰车,本风有了算计。“人”可以败,金银的便宜就不能让他们再了。

    冯夫人朝本风风情万种地笑转着道:“金银咱们一定得留下,只送给他们最有份量的俘虏。”

    本风知道自己在这局大棋中还只是一个棋子,很痛快地点了点头,身体立时腾空,龙形蛇影剑划出一道龙形,将典后的那辆飞鹰车劈开了。

    金元宝银元宝落了一地。紫摩罗山上,是本风相公的地盘,两大神王的萨罗们可没这个闲心再把散在地上的金银收笼起来。

    好精致的物事,一看就是南陈皇朝的御用之物。闷摩罗王这老小子定是抢财护财的高手,这么一大堆的黄白之物,怎么从建康运过来地。

    巴弥逻神王驾下的弥天尊者发了声吼,放出了一道迷神雾障。身周立显出三根高立的雾柱。

    九辆装满金银的飞鹰车霎时隐于雾障中。

    舍命不舍财。

    本风很想干掉弥天尊者。从劈出迹近本命剑元的那一剑开始,本风就想找几个旗鼓相当的魔修单挑。

    可是,弥天尊者颇知轻重,明知自己的实力高于本风,亦不跟本风交手,只是发动风羽魔功摧动飞鹰车朝山口疾退。

    明月夫人贴近了本风,把那根藏匿了巴弥逻神王魔宫长老的老藤递给了本风,示意本风要等。

    戒急——等。

    眼看着可以练手的敌手就在跟前,手痒得紧。

    本风摔出了老藤,缠住了三个精锐萨罗,跟在净土山上牧鹿时甩鞭子一样,狠狠地把三个萨罗摔到了地上。三道血肉之躯皮开肉绽。

    “士可杀,不可辱,李本风,你太过份了。”隐匿在老藤的魔宫长老愤然出声,一道暗影飞出,魔宫长老竟不顾一切地以本命魔魂撞向本风。

    魔魂的气息不断暴涨。魔魂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吞噬旋涡,这才是魔宫长老的巅峰魔功,能熬炼到卫护魔宫长老的级别,也必有一番不为人知的苦修经历。

    可是,忍功不够,竟然因为本风无意的一个动作,就如此舍诸一切,太亏本儿了。

    本风心所骤生一念:留下他,等着两大神王的后续力量来了,再跟他放手一搏。本风的金刚印轮放出,将魔宫长老的暴魂阻住,嘻嘻一笑,两手朝地下收抓了一下,十几块金银元宝暴飞到了魔宫长老的吞噬旋涡中。魔宫长老惊叫一声,暴魂直直地弹升而起。魔宫长老的吞噬旋涡,可以吸炼生魂,却最怕金银之物。若是有先天之境的武修,近身劈杀,随便一件兵器,就可以透过魔宫长老的吞噬旋涡,重创他的魔魂。魔宫长老在战阵之中行此险招,是忘了魔界中人的保命至上的法则。本风的这一记乱打,让魔宫长老的识念灵醒了,再无一丝声息地隐形了。身上除去了明月姑娘水波白练的禁制,这货已经可以来去自如地逃命了。

    明月夫人放出两道索影琉璃,又碎裂了一辆飞鹰车。满地的金银眼见着是拿不走了,弥天尊者恨恨地又放出了三道迷神雾障。

    “月轮妖王,你就不怕神王亲来吗?”弥天尊者怒极,忍不住抬出了巴弥逻王的神威。魔王们能统驭一方魔众,当然有令手下膜拜的本钱。弥天尊者若不能诚拜自己的神王,也坐不到尊者的高位。

    神王就是不可击败的强横存在。

    明月姑娘妖媚地笑:“要是你的神王来了,奴家就拜在神王脚下,日夜膜拜……神王好强大哦,神王不可战胜哦,神王就是三十三天上的神帝。”

    本风接口道:“神王就是满地的金银财宝,神王就是荣华富贵。”

    又是两辆飞鹰车,被本风和明月姑娘劈碎了。

    “月轮妖王,你的死期到了。”几声闷雷似的声音,赞摩置神王的四大魔宫长老,巴迩逻神王的轮乘尊者、百身尊者同时现身。

    紫摩罗山上棋局的棋眼终于亮起来了。

    本风盯住了弥天尊者。明月姑娘却盯上了神缨圣女。黑莲圣女已然败了,败得比败还败,连圣光本尊黑莲座都丢了。

    神缨圣女焉有不取之理。

    明月夫人口念索影琉璃裂魂诀,三道索影琉璃透进神缨圣女的体内,妖元凝化的霜潭剑暴射而出,围住黑莲圣女的十多个萨罗扑地而亡。

    本风被弥天尊者、轮乘尊者、百身尊者围住了。三位尊者的实力皆在本风之上,本风跟三位尊者中的任何一个单挑,亦没有胜算。

    三位尊者意在本风的黑莲雌雄珠。

    明月夫人轻喝一声:“谁敢欺我家相公!”

    黑莲圣女起身,收起地上的黑莲座,口诀念动,黑莲雌雄珠飞射而出,嵌入了龙形蛇影剑中。三位尊者眼放精光。

    本风识海澄清,并不理会罩压于周身的幻化魔身。百身尊者第一个发难,十几道高达五丈的魔身逼压本风的识海。

    识海脉线再无灵动,连周围的喊杀声亦听不见了。十几道魔身时分时合,越迫越近。轮乘尊者出手,一道魔元放出,绚丽的彩轮中,一位玉女起舞弄清影——彩轮缓旋,玉女衣袂飘飘,双眸清冷地俯视着本风。

    却不是妖媚。

    心念刚出,双眼再看时,彩轮中玉立的却是明月姑娘了。

    明月姑娘缓步而下,伸出了玉手。

    本风的目中所见,一只魔手伸向了明月姑娘的玉臂。

    “不要……相公……”明月姑娘浑身颤栗。

    一道魔身扑近了明月姑娘,扯下了明月姑娘身上的遮羞的罗衫……几声狂笑,明月姑娘倒在了地上,手腿都被扯住了。

    “不要,相公救我!”明月姑娘泣泪而求。

    啊!啊!啊!

    本风被压积的心所再难隐忍,连发三声,心所暂获清境,识海又暂时恢复了灵识。两大尊者的联手,制造了一个绝压的魔境,以待本风出手,弥天尊者就可探囊取物地收纳黑莲雌雄珠。

    战阵中的血杀仍在继续。四千萨罗精锐,伤亡了一千多。不知就里的勒兹女王和雪阙姑娘一见本风被围住了,疯魔一样地挥动长剑,想杀出一条血路,给本风解围。

    本风却有苦自己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