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穿越天龙神雕(神雕倩影)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94章 一碗酒断往日情,虎啸龙吟血战惊

    乔峰忽然高声笑道:“薛神医,游家兄弟,乔某想向你们讨几碗酒喝,不知可否?”

    众人不知他有何用意,薛神医略一迟疑,随后便叫道:“拿酒来!”

    有下人应声而出,搬出了一大坛子酒,置于当中的石桌之上。

    乔峰亲自倒满了几大满酒,然后端起一碗,环顾了群雄一眼,道:“这里众家英雄,都有乔峰旧日知交,今日既要与我为敌,咱们干怀结交!有哪位英雄想要杀乔某的,请过来和我对饮一碗,从此以后往日交情一笔勾销。我杀你不算忘恩,你杀我不算负义,天下英雄俱为见证!”

    一番话,说得悲壮异常,杨孤鸿亦听得热血沸腾,暗暗称赞乔峰,果然是个顶天立地的好汉。

    群豪一阵沉默,良久,丐帮徐长老当先越众而出,径直走到乔峰跟前。

    乔峰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为丐帮效力那么多年,首先要和他绝交的竟然是丐帮中人,心下一惨,瞳孔放大。

    那徐长老一声不吭,默默地打量了乔峰一眼,然后接过酒碗,一口气喝了下去,再一甩手,把酒碗摔碎在地,转身回到原地。

    乔峰心中一沉,却大声说道:“痛快!”

    自己也端起一碗酒,仰脖喝干,也把碗摔碎在地。

    接着是谭婆谭公出来与乔峰对饮摔碗,群豪纷纷出来,一一与乔峰对饮摔碗,最后却是祁六跃出,高声叫道:“姓乔的,我跟你喝!”

    乔峰冷笑道:“今天,我是和老兄弟老朋友喝绝交酒,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乔峰喝酒?”

    言毕将一碗酒猛然泼在祁六的脸上,祁六躲避不及,被波了个正着,乔峰不待他反应过来,一把将他抓起,抛在空中,猛然一掌击在他的胸间。祁六身子被击得撞到对面墙上,喷着鲜血掉落在地,早已气绝身亡。

    群豪见他这份神功,心中大惧,乔峰再端起一碗酒,道:“还有谁要与乔某对饮的?”

    人群中这时走出了丐帮执法长老白世镜,此人在丐帮与乔峰最是交心。

    乔峰见他也不例外,顿感万念俱灰,笑道:“白兄,没想到你我兄弟一场,出生入死,哪料造化弄人,今日竟要反目成仇,悲乎!痛哉!”

    白世镜长叹一声,也不知该说什么,仰脖喝了酒,摔了碗,再长叹着转身。

    乔峰见昔日好友全都与自己喝了绝交酒,心中大惨,痛笑道:“好!真好!绝交酒已经喝完,哪位想动手杀乔峰的,就请上前来吧!”

    杨孤鸿忽然大笑数声,声震千里,使得群豪掩耳皱眉。

    大笑毕,杨孤鸿道:“乔兄,你把绝交酒喝完了,小弟却要和你喝结交酒!”

    乔峰见此时此景,竟然有人要与自己结交,摆明了要与他同生共死,心中大为震憾,不由得一瞬间怔住了。

    杨孤鸿哈哈大笑着倒满了两碗酒,递了一碗给乔峰,朗声道:“我杨孤鸿今日愿与乔兄结为异姓兄弟,不知乔兄愿意否?”

    乔峰见有人在这个时候要与自己结交,差点儿没落下英雄泪来,颤声道:“杨兄弟,哥哥不能害你啊!”

    杨孤鸿傲笑道:“正所谓患难见真情,小弟如果此时袖手旁观,还算什么兄弟!乔兄如果真心要交我这个位兄弟,就请你与我对饮此碗吧!”

    乔峰道:“兄弟,我乔峰恐怕今日便要命绝于此,你又何苦在这个时候牵连进来呢?”

    杨孤鸿不答,仰脖喝干了碗中酒,笑道:“乔兄,不管你当不当我是兄弟,我都把你当大哥了,今日这一劫,我一定陪你一起度过。”

    乔峰见杨孤鸿如此,也没有理由再推辞,也仰脖喝干了酒,大笑道:“痛快,想不到我乔峰在临死之前,还能交到你这样一位兄弟,虽死无憾了!”

    乔峰喝完酒,跃入院子,大声喝道:“哪一个先来决一死战!”

    群雄见他神威凛凛,一时无人胆敢上前。乔峰喝道:“你们不动手,我先动手了!”

    手掌扬处,砰砰的两声,已有两人中了劈空掌倒地。他随势冲入大厅,肘撞拳击,掌劈脚踢,霎时间又打倒数人。

    游骥叫道:“大伙儿靠着墙壁,莫要乱斗!”

    大厅上聚集着三百余人,倘若一拥而上,乔峰武功再高,也决计无法抗御,只是大家挤在一团,真能挨到乔峰身边的,不过五六人而已,刀枪剑戟四下舞动,一大半人倒要防备为自己人所伤。游骥这么一叫,大厅中心登时让了一片空位出来。

    乔峰叫道:“我来领教领教聚贤庄游氏双雄的手段。”

    左掌一起,一只大酒坛迎面向游骥飞了过去。游骥双掌一封,待要运掌力拍开酒坛,不料乔峰跟着右拳击出,嘭的一声响,一只大酒坛登时化为千百块碎片。碎瓦片极为锋利,在乔峰凌厉之极的掌力推送下,便如千百把钢镖、飞刀一般,游骥脸上中了三片,满脸都是鲜血,旁人也有十余人受伤。只听得喝骂声,惊叫声,警告声闹成一团。

    忽听得厅角中一个少年的声音惊叫:“爹爹,爹爹!”

    游骥知是自己的独子游坦之,百忙中斜眼瞧去,见他左颊上鲜血淋漓,显是也为瓦片所伤,喝道:“快进去!你在这里干什么?”

    游坦之道:“是!”

    缩入了厅柱之后,却仍探出头来张望。乔峰左足踢出,另一只酒坛又凌空飞起。他正待又加上一掌,忽然间背后一记柔和的掌力虚飘飘拍来。这一掌力道虽柔,但显然蕴有浑厚内力。乔峰知是一位高手所发,不敢怠慢,回掌招架。两人内力相激,各自凝了凝神。

    乔峰向那人瞧去,只见他形貌猥琐,正是那个自称为“赵钱孙李,周吴郑王”的无名氏“钱孙”心道:“此人内力了得,倒是不可轻视!”

    吸一口气,第二掌便如排山倒海般击了过去。赵钱孙知道单凭一掌接他不住,双掌齐出,意欲挡他一掌。身旁一个女子喝道:“不要命了么?”

    将他往斜里一拉,避开了乔峰正面这一击。但乔峰的掌力还是汹涌而前的冲出,赵钱孙身后的三人首当其冲,只听得砰砰砰三响,三人都飞了起来,重重撞在墙壁之上,只震得墙上灰土大片大片掉将下来。赵钱孙回头一看,见拉他的乃是谭婆。心中一喜,说道:“小娟,是你救了我一命。”

    谭婆道:“我攻他左侧,你向他右侧夹击。”

    赵钱孙是一个“好”字才出口,只见一个矮瘦老者向乔峰跃了过去,却是谭公。谭公身材矮小,武功却着实了得,左掌拍出,右掌疾跟而至,左掌一缩回,又加在右掌的掌力之上,他这连环三掌,便如三个浪头一般,后浪推前浪,并力齐发,比之他单掌掌力大了三倍。乔峰叫道:“好一个‘长江三叠浪’!”

    左掌挥出,两股掌力相互激荡,挤得余人都向两旁退去。便在此时,赵钱孙和谭婆也已攻到,跟着丐帮徐长老、传功长老、陈长老等纷纷加入战团。

    传功徐长老叫道:“乔兄弟,契丹和大宋势不两立,咱们公而忘私,老哥哥要得罪了。”

    乔峰笑道:“绝交酒也喝过了,干么还称兄道弟?看招!”

    左脚向他踢出。他话虽如此说,对丐帮群豪总不免有香火之情,非但不欲伤他们性命,甚至不愿他们在外人之前出丑,这一脚踢出,忽尔中途转向,快刀祁六一声怪叫,飞身而起。

    他却不是自己跃起,乃是给乔峰踢中臀部,身不由主的向上飞起。他手中单刀本是运劲向乔峰头上砍去,身子高飞,这一刀仍猛力砍出,嗒的一声,砍在大厅的横梁之上,深入尺许,竟将他刃锋牢牢咬住。快刀祁六这口刀是他成名的利器,今日面临大敌,那肯放手?右手牢牢的抓住刀柄。这么一来,身子便高高吊在半空。这情状本是极为古怪诡奇,但大厅上人人面临生死关头,有谁敢分心去多瞧他一眼?谁有这等闲情逸致来笑上一笑?

    乔峰艺成以来,虽然身经百战,从未一败,但同时与这许多高手对敌,却也是生平未遇之险。这时他酒意已有十分,内力鼓荡,酒意更渐渐涌将上来,双掌飞舞,逼得众高手无法近身。

    双方相斗火热,理智全失,乔峰于混乱当中夺得两柄大刀,使将开来,一时间血肉横飞,断肢残体随处可见,惨不忍睹。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