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花间曲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九章 情事(下)

    见菲菲问起,秦峰便把他离开萧瑶以后的经历细说了一番。

    原来,秦峰在和萧瑶分开之后,并没有马上离开峡谷底。直到前来救援的直升机飞走之后,他才攀出峡谷,然后施展轻功沿着铁路一路狂奔。

    以他现在的功力,短时间内可以追上时速一百四十二公里的火车,如果要长途奔跑的话,时速也可保持在一百公里左右。跑了两个多小时,便到了河南境内。

    当时秦峰身上只有一条内裤和一块围在腰间的破布,以这种形象进北京的话,肯定会被当成神经病抓起来。没奈何之下,他潜入铁道旁的一个建筑工地中,取了身上这套行头。

    以秦峰的身手,就算潜进居民家中偷上一身名牌也不是难事。但是对秦峰而言,衣服的好坏并不算什么,即使穿着一身乞丐装,他照样能走路带风,趾高气扬。况且,这身破烂的工作服怎么都不值几个钱,就算被他偷了,失主也不会心痛。

    衣服到手后,秦峰继续沿着铁轨前行,后来又扒上了一辆开往北京的火车,一路扒在火车顶上,直到进站前才跳下了车。

    想到菲菲说过的,会来车站接他,秦峰转到车门正门,找了几间候车室,便在这间候车室中找到了菲菲。

    听秦峰讲完了来北京的经过,王菲菲又向秦峰追问与他与恐怖分子作战时的情形。在这种环境下,秦峰自然不愿多说,只推说到了合适的地方,再详细说给她听听。

    王菲菲虽然有些不乐意,但也知道秦峰是怕走漏了风声,泄了身份。毕竟报纸上印有乘客偷拍的秦峰的照片,照片上的秦峰蒙着脸,因高速运动连眉眼都显得模糊,足见秦峰并不乐意自己的真实身份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那你现在功夫这么好了,打算什么时候传我功夫?”王菲菲很是羡慕秦峰能在枪林弹雨之中来去自如。她身份特殊,须时刻提防有人对她心怀不轨。无论什么时候出门,总有四个保镖跟在她身后,让她很不自在。如果学了功夫,即使没有秦峰那么厉害,只要有他三分之一的水准,以后出门也不必被父亲强迫着派上那四条尾巴了。

    “呃,这个……”秦峰听她这一说,更加懊恼了。那双修大法确实可以传功,但须得传功者是童身,方能起到最大的效果。若传功者破了身,日后修行这双修神功,也只能是双方互有裨益,缓缓进步,想在短期内打造盖世英雄,那是绝无可能的。

    虽说身为男人,保护自己的女人那是天经地义的。但是世上毕竟只有一个秦峰,秦大少又是立志当个当代情圣,坐拥三宫的,将来女人一多,他不可能面面俱到。女人们也不可能随时随地都围着他转。如今他招惹上了神州组织、赤日教,家里又供着四个定时炸弹,如果身边的女人过于柔弱,他秦峰即使手眼通天,也不可能保证所有的女人全都一世平安。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女人们自己有一定的自保能力,才可高枕无忧。

    “怎么,有问题么?”王菲菲道:“人家这几个月很用心地记住了十二正经、奇经八脉和三百六十五正穴呢!”

    “哈,没有问题,绝对没有问题!”秦峰打了个哈哈,心念疾转,忽然想到了段嫣然。小妮子身负家传北冥神功,那北冥神功虽是吸人内力的法门,但是逆运北冥神功的话,也可以将自身的内力转送给别人。《天龙八部》一书中,逍遥派无崖子传虚竹子功夫,便是用的逆转北冥功的法门。

    想到这里,秦峰顿时有了主意。刚想打电话向段嫣然询问北冥神功的行功法门,却又想起,书中所说,那北冥神功修炼之前,须得散去本身功力。如此一来,便是得不偿失。

    当然这也难不倒秦峰,段嫣然不是会北冥神功么?那就让段嫣然先把他的一部分功力吸走,然后让她逆运北冥神功,转注到王菲菲体内。

    “哈,我真是天才!”秦峰暗赞自己一句,向王菲菲讨手机准备给段嫣然打电话。

    王菲菲手机自然是没电了,她一边招手唤来保镖,一边问道:“想给谁打电话呢?该不会是那个大明星萧瑶吧?”

    “萧瑶自然是要给她打电话的,我得把事情问清楚,看看究竟是谁咒我死了。”秦峰道:“不过现在不是给她打,我打给家里,叫个小丫头过来。那个小丫头你一定会感兴趣的,嘿嘿……”

    王菲菲不悦地道:“小丫头?又是哪个小丫头了?臭小子,老实交待,我不在的时候,你究竟又勾搭了多少女孩儿?”

    秦峰撞天叫屈:“哪能呢?那丫头还不到十四周岁呢!再说了,哪里是我勾搭她的?分明是她看我帅得乱七八糟,主动勾引我的。”

    “瞧你美的!”王菲菲嗔道:“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吧?就你这小样儿,除了我,还有哪个女人会瞎了眼看上你?肯定是你又用那种调情法子,让人家姑娘家离不开你。”

    秦峰虽然没对王菲菲用过翻云覆雨神功,但她听秦峰提过这门功夫。当时秦峰还很得意洋洋地告诉她,只要他对女人施了那手段,那女人就算心不属于他,根本不爱他,身体也便离不开他了。

    在王菲菲看来,这种功夫相当卑鄙。不过想到秦峰的为人,也只得哀叹此神功简直就是专为秦峰量身打造的,正合了他的本性。

    嘴里说着损秦峰的话,王菲菲还是向那姓朱的保镖要来了手机。对王菲菲来说,世界上只有秦峰一个人能让她在任何事情上都无条件地服从。爱到了极致,她的心神几乎已与秦峰合二为一。

    换上自己的手机卡,王菲菲将电话递给了秦峰。那朱姓保镖也适时进了一句:“小姐,老板说让您带上秦少爷回去。”说这话时,看秦峰的眼神是不加掩饰的轻蔑不屑。

    王菲菲点点头,道:“好吧,等阿峰打完这个电话就走。”她一颗芳心全系在秦峰身上,自是没注意到朱姓保镖的眼神。

    朱姓保镖应了声是,忽听候车室门口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扭头望向候车室门外。待看清了门前的情形后,朱姓保镖笑得更加诡异,而那个站在他身后的,曾做过三年民工的高大保镖则面露忧色。

    门口,一个身穿白色西装,打着金丝领带,身材匀称,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长相帅得有些没天理的年轻男子,带着四个大汉向着这边匆匆走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