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风流之美人天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正文 第96章 卫生间内痛快感觉

    魏一阁将双手摊开,冲着小娟做了个无奈的动作,说道:“我真的是什么也不知道啊!”

    “咱们医院今天就要换新院长了,但……但新院长不是你,而是另有其人!”小娟一口气说完了,看了看魏一阁,见他没有什么反应,就接着说道“怎么,没听清吗?”

    魏一阁不是没听清,是听得太清楚了,院长不是他,怎么会不是他呢?自打进入这个医院以来,他还是头一回对院长这个职位动了心思,又正好赶上这个机会,而且还有李思思的老公刘斌肯于出头帮忙,他的父亲在这个小县城可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啊。这怎么就会变了呢?而且变得非常突然,一点前兆都没有,至少刘斌应该提前知道,就算是不是自己,他也应该给个口信不是!

    想到这里,魏一阁呆呆的问了声:“新来的院长是谁?”

    “这个啊,我也不知道,哦想,对了,新来的院长通知今天早上九点在一楼大礼堂开会,到时候就知道是谁了!”小娟说这话看了看表。

    魏一阁此时的感觉就像是掉进了冰窟窿,一下子从头凉到了脚,他不是非要当这个院长不可,而是他丢不起这个人,他魏一阁在这个医院中可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呀,这么一来简直就是让他丢尽了人,甚至都没有脸面再呆在这个医院里了。

    “就快要到九点了,咱们快点去吧,别人家新院长今天头一天开会,我们就迟到了。”小娟站起身来,催促着魏一阁。

    魏一阁机械的抬头看了看表,本想不去开会,但转念又一想,去看看也好,到看看是哪路来的神仙。于是就‘哦’了一声,随着小娟走出了门诊治疗室。

    一楼的大礼堂里,此时已经是人员鼎沸,除了留下几个门诊盯班的几名医生外,其它的人已经全部到齐了。魏一阁刚一走进大礼堂的门口,就觉得礼堂里面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向他投来,弄得他很是狼狈不堪,转身就坐到了较为靠后的座位上。

    随着一阵欢声雷鸣般的掌声,一个面带笑容,胖墩墩的中年女人走进了大礼堂,魏一阁抬眼看去,并不认识,估计年龄要在四十岁往上了。

    胖女人款款的走到了台前,想台下的医院职工们招了招手,说道:“各位同仁,今天是我新上任本院院长的第一次会议,也就是说从今天起,我就要带领着大家肩负起我们这个小县城妇产医院的神圣职责,我们要……”后面的话魏一阁就再也听不进去了,他觉得新院长说的都是些废话,不值得一听了。

    由于昨夜整夜的劳累,魏一阁坐在那里开始犯困了,他索性迷上眼睛打起盹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魏一阁像是听见有人在高声喊着:“后面那位同志,你要是来睡觉的,那就请你出去。”

    魏一阁被这句话给惊醒了,他向四周看了看,见大家都像他这个方向看来,他也本能的跟着大家回过头去向他身后瞧去。

    就在魏一阁回头向身后张望的时候,台上的新院长有说话了:“你回头看什么看,就是说你呢!”

    这时候,魏一阁将头转了回来,眼神正好跟新院长相撞,新院长毫不客气的用那只肉呼呼的右手指着魏一阁喊道:“你,就是你,请你出去!”

    魏一阁站起身来,冲着新院长点着头,客气的问道:“请问这位大娘,你是在说我吗?”

    ‘哄!’的一声,整个会沸腾了,大家一下子大笑了起来。

    台上的新院长被魏一阁这句话问的直翻白眼,一般来讲,对于上岁数的女人,就怕同着人多的场合说自己岁数大,魏一阁这不是当场让她出丑吗?于是,她横眉立目的眼里说道:“请你给我滚出去!”

    魏一阁一看这新院长真的是跟自己过意不去了,他怕过谁呀,所以,就剑眉一挑,冲着台上喊道:“好,这可是你说的,你别后悔就好!“说完话,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大礼堂。

    郁闷,真的很郁闷,魏一阁从来没有这么郁闷过,一边走,一边想着:这不是成心让老子难看吗?我魏一阁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你不是当中让老子丢面子嘛,那老子就给你来个撂摊子不干了,看你这个新院长能当多久。想到这里,魏一阁转头三步两步的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门口,魏一阁更是纳闷了,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里面站着医院的几个后勤部门的工作人员。

    “你们在这干什么?”魏一阁不解的问道。

    “哦。是院长让我们来收拾这里的。”一名负责的人冲着魏一阁点着头说道。

    “院长?那个院长?”魏一阁虽然知道新来的女院长,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就是那个胖……哦,不,是哪个新来的女院长。”那名负责人差点说漏了嘴。

    “就是那个胖大娘吗?”魏一阁说出这句话来,感觉心里有些痛快的感觉。

    “哦……嗯!”负责人含糊其辞的答应着。

    “他叫你们来我办公室干什么?难道是想给我做一下全面的整理吗?要是那样的话,就不用了,你们回去告诉他,我不令他这个情!”魏一阁摆出了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哦,不,不知道,就知道是她让我们来收拾这里,好像是要将这里改成贵宾病房。”那名负责人越说声音越小,明显的他是有些具怕魏一阁的威慑。

    “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魏一阁的眼睛瞪得老大,像是要喷出火似的……

    “就是这样的,不管我们的事,院长说了,有什么事情让你直接去找她说。”那名负责人赶紧解释着说道。

    勉强的听完了那个负责人的解释以后,魏一阁已经是气的七窍生烟,他那里受过如此的对待,也不再跟这几个人说什么,转身就向院长办公室走去。他本想去找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院长好好理论一番,可走到半截一想,新院长还在一楼大会议室开会呢。于是就调转身形,向自己的门诊治疗室走去。

    这时,魏一阁的脑子多少的清清了许多,他一边走,一边在想:这事情来的实在是蹊跷的很呢,怎么一下子就会来了个翻天覆地的变化呢?看来,这回是有意冲着自己来的。可问题绝不会是出在新来的院长身上,她身后一定有着可怕的背景,那么她身后的人又是谁呢?

    想到这里,魏一阁突然想起了李思思的老公刘斌,他不是说可以帮助自己荣登院长宝座吗?看来他一定知道这其中的变故,对!就去找他问一问,先把事情的原委搞清楚了再做打算。

    就快走到他的门诊治疗室的时候,魏一阁有改变了主意,再次转身离开了门诊治疗室门口,大步走出了医院的大门,他要马上去到李思思家,找刘斌问个清楚。

    离开了医院,魏一阁觉得轻松多了,就像是离开了是非之地,当走到了小街道上的时候,他更加清醒了,想到了现在就去李思思家,很有可能刘斌不在家。这样虽然是个不错的机会,可以趁着这个功夫在和李思思亲热一番,但是他自己觉得现在的心情很不适合做那种事情。于是,转念一想,还是等到晚一点再去,等到刘斌下班后在到他家问他个清楚。可是现在干什么去呢?心念一转,是该去看看香菊的时候了,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顾忌到她了,一想到香菊,魏一阁真是有些内疚的感觉!

    大步流星,魏一阁直奔香菊的小出租屋而去……

    来到了出租屋门外,魏一阁敲了半天的门,没有人答应,于是就拿出了钥匙,自己开开门走了进去。进屋一看,香菊并没有在屋里,他估计可能是出去买东西什么的了。

    魏一阁在出租屋里等了有很长的时间,才听见门外有脚步声,像是香菊回来了,他想给她来个惊喜,于是闪身转进了狭小的卫生间内。

    果不其然,门外来人就是香菊,魏一阁在卫生间内清楚地听见了开门的声音,不一会就听见了有人进屋的脚步声。但是魏一阁貌似觉得不像是香菊一个人回来,好像是两个人的脚步声。魏一阁沉住了气,没有从卫生间里出来,这时就听见了一个低沉的男人的声音,说道:“今天的生意怎么样?”

    “耨,就这些了。”这是香菊的声音,魏一阁一听便知。接着马上就传来了‘刷刷’的数钞票的声音……

    “***,交了车份钱,就省这么一点呀?你她娘的成心跟老子过不去是吧?看老子晚上在床上怎么整治你的!”男人明显的发飙了。

    “这已经不少了,俺……俺已经是拼尽全力了啊!”香菊像是在替自己解释。

    ‘啪’的一声过后,就听见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放屁。”明显的可以感觉到,男人狠狠的删了香菊一个嘴巴。

    魏一阁这时是真的沉不住气了,他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而且明显的感觉到香菊像是被外面这个男人已经那什么了。醋意和怨气一下子占据了他的整个大脑,他不顾一切的踢开了卫生间的门。

    屋内的男人正想继续着他的施暴行为,可就在这时,突然从卫生间里窜出一个人来,把他和香菊都吓了一大跳。

    看着站在卫生间门口的魏一阁,屋内的男人大声吼道:“***,你是谁?竟敢在老子面前装神弄鬼的。”

    魏一阁没有吱声,只是两只眼睛像是喷着火焰一般的看着屋内的男人。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对门嫂子的老公二柱子。当然,魏一阁并不认识。

    这时,屋内的香菊看清了是魏一阁,她就像是看见了亲人一样,不顾一切的就想魏一阁扑了过来。可是就在她扑向魏一阁的瞬间,二柱子反映了过来,一把将香菊的头发揪住,狠狠地向后一拽,香菊应声就倒在了地上。

    ‘呯’的一声,魏一阁忍无可忍,出手了。只见二柱子捂着嘴向后退了两步,身子紧紧的贴在了墙上。他连反应都没有就被魏一阁来了个满脸花。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