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逍遥寻秦传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百章 逍遥显威

    我现在的境界已经完全达至大乘,逍遥决将是属于我的功法,以战神图录为基础,包含各种武学。融合以混沌神决,成为一种新的功法。现在的我实力究竟达到何种程度我还不太清楚,因为无法测试,我总不能随便去试吧,刚才我那么轻松一击,就能达到如此威力,那到外面去,已经不仅仅是惊世骇俗了!

    我大啸,发泄心中的兴奋情绪,深吸了口气,来到魔龙旁道:“我已经修炼完成,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我该走了。你呢?跟我一起走吗?”,魔龙低啸,声音似不舍一般,但是它摇摇头,仿佛在说自己不能离开。

    我想了一下便道:“既然如此的话,不如这样吧,等我下次离开这个世界时,带你一起走吧,也许能找到魔帝蚩尤也说不定,你既然在这里看守战神殿,蚩尤算是你的主人,到时候我带你一起去,就算我找不到,有我师傅在,要找到蚩尤应该不难!”

    魔龙似乎明白我的意思,欢快的吼叫了几声,我呵呵一笑道:“那就先这样吧,我先离开了。暂时分别,等我离开这世界时,会来带你走的!再见了!”

    我转身走下台阶,往进来的入口而去,魔龙在一旁跟着我送行,我脚下轻点,身形暴射向空中,飞燕掠海,没有任何停顿,飘然若仙向入口飞行而去,魔龙在水中潜行,不时跃出水面,一阵翻腾,发出似是送别之声。

    我身在空中笑道:“再见了!”,身形如射出的炮弹一般,闪出入口,顺着地道重新往回,转眼便至洞口处,我站在洞口,双手运劲,隔空做扳开装,直落而下的瀑布水如同受到无形的力量一般,被从中分出一道大口子,我弹射出瀑布外。

    我身在空中,随手控制风动气流,慢慢旋转着落至池潭水面之上,如履平地一般,站在水面之上,大自然的勃勃生机,尽收我眼底,想想现在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了,凤菲她们可能都等着我呢,我不应该再耽搁了,早点回去吧!

    缩地为寸一般,人影闪忽,我已经离开此处,跃至空中,几个起落,便已经至主殿附近,本来打算直接离开的,可是转念一想,这个不知道是什么上古宫殿内有非常多的价值连城的东西,就放在这里好象也没什么用,不如给我好了。

    想做就做,毫不客气,神念一动,一片身外化身骤然出现在面前,同时向着自己的目标而去,很快便将宫殿内所有值钱的东西全拿光了,全部顺手放入乾坤袋中,非常满意的点点头,虽然我并不贪财,不过放在这里也没用,不如给我,说不定以后还能有用处呢!

    这次我没选择从山道离开,而是直接冲出山峰,跃至云层上,似乎云朵也是实体一般,我轻巧的借着不同高度差的云层为阶梯,直接下山,要是被人看到这一幕,那还不被吓死啊!

    很快我便轻松着地,仰望那高高的云层,实在是感慨万千,战神图录是黄易小说中最虚无缥缈的奇书,在我认为也是最强的一本奇书,毕竟那可是魔帝蚩尤啊。为了能最快找到此处,我将神识分出一点,在此处做了标志,以后要回来时,靠着神念引导,我利用自己的神力便可轻松来回,反正等我来这里时,也差不多代表我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另一边,在凤菲的歌舞团中,凤菲、小屏儿、幸月则都是焦急,小屏儿整天六神无主的,我在的时候她还不觉得什么,可是我这么消失后,立刻让她觉得心中像是缺了什么似的,难受得很。

    幸月应该是最直接了,她对我本就很有好感,都已经跟我了,现在我突然消失,肯定出了什么事,让她心中忐忑不安,坐立不安,俏脸上愁眉不展,脸色较为憔悴,让人一看就心疼那。

    凤菲虽然看似坦然自若,可是心中却没有底,我的突然失踪,使得她突然感觉心慌,有种说不出的郁闷之感,心中如被压了一块大石,似乎被压得有点喘不过气,心中暗暗想道:冤家,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欠你……哎……你快点回来吧……

    董淑贞则非常奇怪,暗忖楚逍遥怎么会在这时失踪了,非常奇怪!祝秀真暗想,难道沙立真的找了杀手来杀楚逍遥,而且现在真的得手了吗?她心中惊疑不定。

    此时龙阳君带人来到,小屏儿反倒是最着急,抢在幸月之前急问道:“君上,找到楚管事了吗?”,几乎所有在场的女子都是关注着龙阳君,似乎连龙阳君都有点吃不消的感觉。龙阳君勉强一笑道:“本君已经吩咐人去找了,虽然还没能找到楚管事,不过据说前两天有人见到楚管事匆匆出了此城!”

    幸月连忙问道:“那君上知道他去干什么了吗?”,龙阳君微摇头道:“本君派人调查过,并无人知晓此事!”,凤菲虽然表面上淡然一片,但是心中的着急却不亚于小屏儿和幸月,所以当她们提问时,凤菲眼中露出关注的神色。

    幸月非常失望,眼中无意望到了祝秀真,有种复杂的眼神一闪而逝,但是却被细心的凤菲捕捉到了,暗中留意着。龙阳君似乎并不担心,只听他“柔声”道:“其实你们无须过于担心,楚管事此人非常不凡,本君认为他不会有什么事的,可能是有什么事耽搁了吧!”

    其他几女倒不在意,以为只是龙阳君的话纯粹是安慰,小屏儿和幸月已经无暇想什么了,心中担心我出什么事,但是凤菲不同,她留意到龙阳君说话的口气还是那自信的眼神,那决非纯是安慰她们,似乎他很肯定楚逍遥绝对不会有事,但是为什么龙阳君会这么放心楚逍遥,而且他所说的话中的感觉就像他认识楚逍遥一般。

    凤菲实在无法理解,似乎心中捕捉到了什么念头,但是却又一闪而逝,无法把握住,轻蹙秀眉,凤菲也略微陷入沉思。

    龙阳君回去的途中也是奇怪,我怎么会突然失踪,而且一失踪便是几天的时间,不过他并不担心,这个世上能伤到我的人,恐怕还没出生呢,龙阳君可不会认为我出了什么事,一定有什么事耽搁了点时间。

    晚上的时候,小屏儿服侍着凤菲就寝,小屏儿心神不宁,六神无主一般,凤菲微叹口气道:“小妹,你是不是在担心那楚逍遥?”,小屏儿回过神,闻言微微有点错愕,然后略带羞涩道:“小姐,小屏儿没有……小屏儿……”

    凤菲露出一个高雅的笑容,似调笑一般道:“还说不是,我看你都已经春心大动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对楚逍遥动心了!如果你的喜欢他的话,我可以为你做主,我看那楚逍遥也喜欢你,整天粘着你!”

    小屏儿闻言,双颊羞红,心虚的忙急声道:“小屏儿只要服侍小姐就行了……”,凤菲只是微笑的看着她,什么也没说,可是这让小屏儿更觉不好意思了,凤菲也不多为难小屏儿,转移话题道:“只是不知道现在他在哪里,是否出了什么事……”,说罢幽幽一叹。

    凤菲心中不自觉的想起前段日子,我们单独相处时,我对她的放肆,占她的便宜,特别是那个吻,凤菲的脑海中,我的身影挥之不去,凤菲心似哀怨一叹想到,自己恐怕也比小屏儿好不了多少,但是又有点矛盾。

    就在这时,凤菲突然想到今天幸月那眼神,芳心一动,对小屏儿道:“小妹,你去将幸月叫来,我想她可能知道什么事!”,小屏儿一楞,不太明白,凤菲横了她一眼道:“叫你去,你就去吧!”

    小屏儿听从吩咐,马上跑去叫幸月来。半晌,幸月便被小屏儿领了进来,幸月玉容憔悴,显是这几晚都不太睡得好,凤菲也是女人,自然明白女人的心思。幸月开口问道:“大小姐找幸月来有什么事吗?”

    凤菲望了她一眼道:“今天我见你望向祝秀真的眼神,非常奇怪。到底你知道什么事?幸月!”

    幸月心中一震,没想到凤菲观察的如此仔细,轻皱秀眉,微微想了一下,决定和盘托出,将当日对我说的话,告诉了凤菲。凤菲紧蹙秀眉,小屏儿有点气愤的道:“这沙立到底想干什么!还有那祝秀真,既然知道什么也不肯说出来,实在是……”

    凤菲打断道:“好了,这件事,明天一定要问个清楚,你们都先下去吧!”,小屏儿只得听从凤菲之意,幸月知道凤菲也如此重视此事,想到明天应该能从祝秀真那里问出什么,心中稍安,便与小屏儿一起退了出去。

    晚上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凤菲在床榻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心中似乎被我的身影填满,我们两人那干柴烈火般相处的夜晚,令她记忆犹为清晰,似乎她的玉手与晶莹剔透的白腿都残留有我抚摸过的痕迹,随即想到自己竟然念到如此羞人之事,忍不住双颊嫣红,分外妖娆动人,同时也是心中幽幽叹息……无论怎么样,我的失踪,至少造成好几个女子对我的思念。要是我知道,凤菲竟然因为想到我而失眠,那我一定会非常兴奋!

    翌日,凤菲叫来了几女,凤菲高雅优美的娇躯端坐在中间,面对祝秀真只是淡淡的问道:“听说沙立来找过你,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不要想隐瞒,楚管事如果出了什么事,我想你该清楚后果是什么!”,她的语气非常淡然,但是当中隐含着一种威严。

    祝秀真心中一震,不可置信望了凤菲一眼,不知道凤菲如何知道此事,董淑贞也是诧异万分,没想到沙立找过祝秀真。祝秀真连忙跪下道:“大小姐,真的不关我的事,当时沙立突然来找我,说是要杀了楚逍遥,还说请了杀手,我警告过他,让他别轻举妄动的!”

    小屏儿娇叱道:“那就是说沙立找了杀手来杀楚管事,为什么你知情不报!”,祝秀真连忙澄清道:“当日我也以为他只是吓唬吓唬人,所以警告了他后,我便没放在心上,而且有龙阳君在,我想他也不会如此大胆敢动楚管事……”

    小屏儿明显不能接受她的解释,娇哼一声,幸月可不管她们那么多,心中只是焦急万分,因为事情明摆着就是沙立找来了杀手来对付我。凤菲轻蹙秀眉道:“这么说沙立真的找来了杀手,想杀死楚管事了……”

    小屏儿心中也是担心我的安慰,忙道:“小姐,我们还是快点通知龙阳君,让龙阳君帮忙找人,楚管事那么本事,肯定能找到他的,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董淑贞也开口道:“不如请龙阳君出动人手寻找?”,凤菲微叹口气道:“只好如此了!”

    张泉心中暗自高兴,没想到楚逍遥出了事,这样最好了,如果楚逍遥死了,那对他就太有利了,到时候,歌舞团的大管事之位又会回到他手中了,他可真是希望我能死了最好,可惜他能如愿以偿吗?答案太明显了,不可能!

    我离开虚弥幻境后,我便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套衣服,整理了一下面容头发,扎好发髻,又恢复一派潇洒之姿,我如雄鹰展翅高飞在天空一般,御风飞行,速度快极了,很快便顺着那河流回到当日跳下的山坡之处。

    那些杀手早已经不在了,不会是以为我已经死了吧,呵呵,想我死可是不容易的,更何况现在的我有了逍遥决,还有何人是我对手?我马不停蹄的赶往城中,希望歌舞团的船还没开走,我想凤菲应该不会就这么离开吧,我对自己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刚来到城外,便见到有不少魏兵在,而且魏兵匆匆离开,似是寻找什么,转念一想,会不会是在找我?我加快脚步便进了城里,看来还是要快点到歌舞团的船上去。转瞬便赶到了码头,歌舞团的船前有魏兵把守。

    我上前,立刻有魏兵阻拦道:“你是何人?为何要上船?闲杂人等不得擅自入船。”,我微微一笑道:“麻烦兵大哥去通传一声,我是大小姐的管事,楚逍遥!”,所有人都知道在找楚逍遥,虽然那士兵没见过我,不过听了我的话,还是不敢怠慢,叫人看住我后,便匆匆去通传。

    没多久,众女得到消息,凤菲便带着她们赶了出来,旁边的士兵便立刻放行,我来到船上,幸月便先一步扑到我怀中,粉臂勾住我的脖子,整个娇躯靠在我怀中,声音有点颤抖的道:“你没事回来了,真的太好了!担心死人家了!”

    小屏儿也不跟我计较了,眼中闪动着欣喜的目光,凤菲似乎深藏不漏一般,教人看不清她的内心,但是眼内最深处有着莫明的欣喜,只有我发现到了,心中高兴,凤菲已经开始陷落了,不用多久,应该就会有实质性的进步了,到时我一定要加把紧!

    我拍拍幸月的粉背道:“我们先进去再说吧,我想你们一定有什么想问我的!”,说罢便搂着幸月的小蛮腰随着凤菲等女进了船内,凤菲见我的举手投足都有种说不出的洒意,似乎感觉我与之前不同了,但是具体又说不出哪里发生变化。

    回到舱内,凤菲投来疑惑的眼神,我淡淡一笑道:“我想你们应该大致上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不错,是沙立雇了杀手来杀我,可惜想要杀我,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凤菲问道:“那知道沙立去哪了吗?还有那些杀手!”,我毫不在意道:“沙立和那些杀手在哪我不知道,不过我敢打赌,我回来的消息,肯定很快他们便会知道,到时自然会找上我,这次该换我好好教训他们了!”,说到后来,我的语气中透露出一股寒意,在坐的众女无一不感觉到,幸月似无所觉一般,只是紧紧依偎着我。

    小屏儿见幸月和我贴得那么紧,有点吃醋道:“好了,要亲热你们到房里再去,不用大庭广众在我们面前那么亲热吧?”,我嘿嘿一笑道:“小屏儿,没关系,等会我就来好好安慰你,你为我如此担心,怎么能不感激你!”

    小屏脸红啐道:“少来了,谁要你来安慰!”,凤菲见我搂着幸月,而幸月也似找到依靠一般,小鸟依人一般靠在我身侧,心中竟然无意中有了羡慕嫉妒之感,眼中不自觉的透露出来。我心中暗笑,你会这样,那就对了,看来我的希望是更加大了!

    我笑而不语的望了望董淑贞和祝秀真,两女有点不自然。我开口道:“刚回来,我想先去休息休息,大小姐不会反对吧!”,幸月本想趁机会陪着我,还想与我共赴巫山云雨,可是凤菲先一步不露痕迹的道:“幸月,你去把所有人叫来,这几天都落下没有排练,今天既然楚管事安然回来,那就开始训练!”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